进口煤收缩 内贸煤市场现回暖迹象

北极星火力发电网讯:11月8日,海关总署公布数据显示,10月份,我国进口动力煤(包含烟煤和次烟煤,但不包括褐煤)1153万吨,同比增加247万吨,增长27.26%,环比减少202万吨,下降14.91%。1~10月份,我国累计进口动力煤10705万吨,同比增加524万吨,增长5.15%。

(来源:微信公众号“国家能源报道”  ID:gjnybd  作者:邹春蕾)

在经历前几个月的上涨后,动力煤进口量自9月份开始下滑,结合当前多数海关收紧通关政策来看,后期动力煤进口量回落将是大趋势。但将时间线拉到全年来看,今年动力煤进口量增长超平控预期将无悬念。

进口、内贸价格差距拉大

2018年末,我国对煤炭进口实行平控政策,即今年进口煤量不高于上年水平。但今年以来,由于沿海电厂对进口煤依赖性较强,进口煤数量同比增加明显,平控力度低于市场预期。截至5月份,沈阳、昆明和天津海关的煤炭进口量就已超过了上年水平。深圳、乌鲁木齐、江门、哈尔滨、广州、长春、满洲里、宁波、海口、湛江等海关的剩余额度已不足500万吨。

进口煤量增长的核心原因在于价格优势。记者了解到,今年以来受国际与国内市场相互作用影响,国际煤价持续下跌。国际方面来看,全球经济增长疲软,全球能源类大宗商品价格均大幅下跌。国内方面来看,今年以来我国煤炭供需格局呈偏宽松态势,旺季不旺、淡季不淡特征明显,煤炭价格偏弱势运行,带动国际煤价继续下探。

8月29日,国际三港煤价均达到年内低点,其中,澳大利亚纽卡斯尔港动力煤价格指数61.98美元/吨,同比下降55.8美元/吨,降幅达90.16%;欧洲三港动力煤价格指数51美元/吨,同比下降47.09美元/吨,降幅92.33%;理查德湾动力煤价格指数93.92美元/吨,同比下降36.82美元/吨,降幅64.48%。

进入9月份后,受部分海关因进口额度基本用尽而加大限制的影响,进口煤价有所反弹。截至10月31日,澳大利亚纽卡斯尔港动力煤价格指数为68.25美元/吨,环比上期上涨3.26美元/吨,涨幅为5.02%;理查德湾动力煤价格指数为66.33美元/吨,环比上期上涨6.73美元/吨,涨幅为3.76%。但欧洲ARA三港市场动力煤价格指数为54.38美元/吨,环比再次下跌6.21美元/吨,跌幅达10.25%。

卓创资讯分析师任慧云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今年以来,进口煤与内贸煤价格差距明显。尤其从第二季度开始,国内动力煤价格重心开始下移,进口煤的价格也随之下跌,价差进一步加剧。价格差距最大的时候能达到150元/吨。”

进口煤通关限制加大

自9月起,有关进口煤政策收紧的消息屡屡传出,任慧云透露,目前多数海关加大了通关限制,而且从目前已开启进口限制的海关来看,整体上沿海地区海关控制力度大于内陆海关。

她介绍,从动力煤进口相关数据来看,今年1~8月份,我国进口动力煤的海关主要有21个,进口量从大到小的海关关口依次是广州、南宁、福州、南京、汕头、黄埔、大连、上海等海关。

广州、福州、南宁海关的进口动力煤数量名列前三位。其中,广州海关进口量为2516万吨,遥远领先于位于第二位的福州海关。从地理位置上看,前三位海关均处于华南地区,这主要是因为东南沿海省份一直是进口煤的消费主力。受进口煤价格优势明显的影响,沿海地区电厂对进口煤购买力较强,采购积极性较高。

从进口国来看,印度尼西亚、澳大利亚、俄罗斯、菲律宾、加拿大五国是我国动力煤进口主要国家。其中,印尼煤占据最大份额,占比为63%;其次是澳洲煤,占比为21%。“印尼煤和澳洲煤出口到我国,走的是海运,相对便利,所以进口量最大。但自去年以来,我国多个海关延长了澳大利亚进口煤炭的通关时间。澳洲煤通关政策的不明朗,让贸易商纷纷驻足观望,澳洲煤进口量有所下滑,同时加拿大煤炭进口量增加明显。”任慧云表示。

由于配额所剩不多,目前沿海主要海关均开启不同程度的进口限制。例如,广州海关的动力煤进口配额已超,所以已要求禁止异地报关。新沙关尚有部分额度,但通关时间延长,目前印尼煤通关时间在一周左右,澳洲煤通关时间在40天以上。

福州海关进口配额已超,自10月下旬起就暂停进口煤申报。南宁海关只允许进口煤船卸货,暂停申报通关。青岛海关的进口煤配额也已用尽。江苏地区海关暂停进口煤船靠泊,报关通关暂停。

以2018年全年煤炭进口28077.99万吨测算,截至目前,今年的煤炭进口量已达到27624.4万吨,若按照平控政策,剩余两月的进口煤配额不足500万吨。若以去年全年进口动力煤11316万吨测算,剩余两月的动力煤进口配额也只有600万吨左右。“目前来看,虽然各海关加大了通关限制,但市场对进口煤的依赖仍然存在,今年进口煤数量略超平控目标基本无悬念,全年数值或达到3亿吨左右。”任慧云预测道。

后期内贸煤价反弹动力不足

进口煤一直充当着国内煤炭市场的调剂补充角色,在当前国内动力煤市场供需格局偏宽松的背景下,进口煤量变化直接影响着国内现货煤价的走势。

今年以来,消费终端的煤炭需求持续疲软,库存持续高位。一方面,受严格的环保检查影响,钢铁、水泥、建材等行业实行错峰生产,用煤需求量出现下滑,由此煤矿库存压力加大,煤价承压下行。另一方面,下游电厂库存持续偏高,沿海六大电厂库存基本长期维持在1600万吨以上,电厂采购积极性较差,基本以长协煤为主,加之进口煤对内贸市场形成实质性补充,现货市场交投活跃度较低,价格不断下探。

不过,近期随着气温下降,电厂日耗有所反弹。截至11月14日,沿海六大电厂库存1659.0万吨,周环比减少9.7万吨,同比减少45万吨;日耗煤61.9万吨,周环比增加3.9万吨,同比增加10.2吨;可用天数为26.8天,周环比减少2天,同比减少6.2天。

“从价格方面看,今年下半年以来,因低价进口煤大量涌入国内市场,终端电厂拉运长协煤之外的补库需求主要由进口煤补充,对国内市场煤价格打压作用较强,内贸煤价格一路跌势运行。”任慧云预测道,“后期来看,随着煤炭进口限制力度加大,煤炭进口量将大幅下降。在市场煤价格跌至长协价以下背景下,原沿海终端电厂选择进口煤补库的缺口或将转向采购市场煤,这将对内贸煤价格形成一定的支撑;但由于现在国内各环节煤炭库存仍然偏高,预计对内贸煤价格支撑力度有限,内贸煤价暂无力大幅反弹。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